這樣一直甜蜜下去可以嗎?真的可以嗎!?

果然好景不常 兩家同樂會才到一半(我說這也太快了吧?)
落單的結花遭到警察署的特殊部隊追捕
原來智腦社長跟警方高層勾結正在進行一項秘密實驗
默許並協助他們對像勇治這樣的背叛者下手
陷入絕境恐懼的她忍不住變了身 把所有人都殺掉了
情勢有了改變 勇治早知和平共存並不簡單
這是遲早會來臨的一天
即使如此 勇治仍決定主動向警方投案 想試著跟人類溝通
他約了巧出來見面 兩人約會地點向來都是棒球練習場
不過長椅上的距離是越坐越近(~笑)
阿巧乖乖地接過勇治遞來的濕紙巾 一邊聽著他的打算

巧"太危險了!勸你最好不要去.但就算我這麼說你也不會聽
所以我要陪你一起去!我欠你太多了~"

勇治"你沒有必要為我做到這種程度~我不想讓你被捲進這些事裡
.不過我想你應該也不會聽我的吧?"

然後兩個人互相對看又笑了...
(這段根本是在放閃光嘛~草加你在哪裡怎麼不來管管啊?!)

但這時結花卻單獨去自首 被拐去當實驗的材料
黑心科學家想要開發把使徒從人體分離的技術 好把牠們只當作怪物處理
於是巧陪著勇治去跟警方進行交涉 在營救過程中卻被特殊部隊攻擊
看到因實驗的痛苦而暈厥過去的結花 勇治一怒之下攻擊了在場所有的人

不能再回去住處的勇治把結花托付給洗衣店的善良人們
對人類本性起疑的他 決定前往智腦本社見社長村上
巧當然還是跟了去 智腦本社裡對談的三人畫面非常有趣
村上跟勇治隔著茶几 大器地各據一方對坐著
明明沙發就很大 巧偏偏就像個保鑣一樣警戒地站在勇治身旁
(你們這對玩法花樣真的很多耶!這一幕就是王子跟他的貼身侍衛嘛~)
村上見到老是吃不到(?)的勇治自己找上門來 開心的不得了
老是來硬的不成乾脆施展懷柔政策 說攻擊人類其實只是自我防衛
還裝同情他們目前被迫害的處境

"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把我們當人看..."

雖然阿巧斥他滿口胡言 但勇治卻因感同身受而有所動搖
隨後巧跟勇治馬上就遭受到特殊部隊跟智腦社派來使徒的聯手攻擊
在戰鬥中 負責跟蹤勇治的刑警也被攻擊中了彈
面對他的求救聲 勇治心中卻浮現一股厭惡感
戰鬥結束後兩人在車上發生了爭吵 勇治說他不是這麼想去救人了
想不開的他跟巧之間關係開始產生裂痕

一怒之下 巧似乎是想證明什麼 居然主動找草加談話
草加卻很快戳到他的痛處"你只是在自我矛盾而已!認清事實吧!"
"我想木場現在應該也感受到現實有多殘酷.後悔自己有多天真~"

"說夠了沒!他才不是...這麼脆弱的男人"

巧老是被人看透!誰叫你要找草加啊?XD
巧像是逞強般 想繼承勇治的理想
自己跑去找黑心的警方高層談判 結果還是被騙
他把勇治跟結花約了出來 要跟人類再溝通一次看看
"我不想看到你改變!真的不希望你變..."
巧看著猶豫的勇治 用從未有過的低姿態說出自己的心願

但埋伏在四周的特殊部隊悄悄逼近 突然一舉進攻
被偷襲的三人慌亂應戰 但接受過實驗的結花出現了變化
她發現自己無法任意變成使徒 連身體也開始虛弱起來
三人走散後 勇治尋找著結花 卻在山丘頂上看見讓人心碎的景象
在大樹下飄散著的是使徒死後的灰燼 無數的羽毛 跟結花的遺物
長久以來都在逞強的勇治崩潰了(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超慘的...)
跪在地上 勇治手中捧著結花化作的羽毛與灰
慟哭著的他 從沒這麼憎恨過人類!
在昏死過去的勇治面前 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那竟然是失蹤多時的智腦前社長花形!

在花形的協助下 勇治順利摧毀了警方的秘密研究組織
還親手殺了實驗的主事者替結花報仇
但是心境遭逢劇變的他 往後該何去何從呢?

其實新社長村上激烈的手段 長久來都不被智腦的董事會所接受
如今眾望所歸的老社長花形終於現身 村上的地位自然不保
而勇治被花形安排成為了年輕的智腦社長繼任者
在眾人的簇擁下 西裝筆挺的勇治
帶著不曾有過的冷漠表情 登上了社長的寶座
諷刺的是 總擺脫不了智腦糾纏的他 結果居然成為了智腦的社長
對人類的痛恨跟絕望 讓他決定以使徒的身分活下去

其實使徒目前也面臨著存亡的危機 因為使徒之王即將覺醒
雖然祂的出現就等於人類的滅亡 但祂是靠吞噬同類而獲得能量
所以在祂覺醒之前 有大半的使徒就會被滅絕

彷彿示威似的 勇治上任的首件要事就是找來所有的騎士
要他們加入智腦替他效力 消滅尚未覺醒的使徒之王
看到勇治成為智腦社長 最震驚的莫過於乾巧
不愉快的談話讓草加帶著三原悻然離去
就像是意料中的結果 絲毫不以為意的勇治漠然以對

他側過頭去 看著情緒激昂卻仍呆立原地的阿巧
語氣稍稍恢復以往的溫和:"那...你的決定呢?你會幫我吧?"
迷惘的巧說不出任何的話語
準備離去前 巧看著勇治說:"我們以後還能見面嗎?"
勇治又變得冷漠:"如果你決定站在使徒這邊 我們就能以朋友身分見面"
他看著勇治 吐出那不該說的問句:"如果...不是呢?"
勇治冷漠得彷彿決裂般:"那下次見面時我們就是敵人了..."

被王所附身的小男孩 正是海堂從救火場救出來的孤兒
面對勇治帶著智腦旗下精兵前來攻擊 眾人都嚇了一跳
一陣混戰後 巧卻目睹使徒之王吞噬同類的場面
勇治出現在巧的身旁 說命運嘲諷地讓他們一直在保護著祂
"這孩子就是王的化身 你有辦法對他下手嗎?"
被看穿的巧只能看著勇治離去 呆立良久

但其實心中對命運仍有許多不解的勇治
像個孩子般追問花形為什麼要讓他當上智腦社長
花形這時才說出更驚人的真相 使徒雖是人類的再進化形
但由於過度的進化 其實會比人類更早滅亡
要是讓使徒之王復活的話
能讓殘存的使徒捨棄人的型態 獲得永遠的生命
而且祂是以再生形的使徒為餌食
不會對他們這種原生形的使徒下手

這下讓勇治更加不解
"倘若如此 為什麼還要托付我去消滅使徒之王呢?"
花形像老智者般語重心長地拍著勇治的肩
"觀察了那麼久 我知道你心底深處仍藏有對人類的熱愛
如果是你的話 一定會有那份為人類而自我犧牲的勇氣"

"使徒這種物種是應該被滅亡的..."

果然沒多久後 最早覺醒成使徒的花形老社長
就因為細胞過度進化而崩壞死亡了
同一時間 王仍不斷地攻擊並吞噬同類 巧決定要在王尚未覺醒前殺掉他
但拳頭停在那男孩頭上還是揮不下去
這時勇治出現打飛了巧 變成了KAXIA(黑掉的勇治也先對草加下手了~XD)
他護著使徒之王 "花形那老頭憑什麼能懂我?!人類這種東西還是滅亡算了!"
結果勇治帶走被王附身的小孩就此消失
終於 使徒之王復活了

對王決戰前 勇治跟巧進行了最後一場 不容任何人插手的決鬥
"與其都要死 那你還是死在我手上吧!"
兩人從騎士對打變成使徒間的廝殺 最後勇治不敵巧的強化FAIZ
他閉上雙眼等著巧給他最後一擊 強化FAIZ的大劍卻停在他的肩上
勇治的眼淚不爭氣地奪眶而出
"為什麼?為什麼不殺了我!?你是想羞辱落得如此下場的我嗎?"
巧只是淡淡的說道
"我說過我只為了保衛人類而戰 對我來說 你仍舊是人..."
語畢巧轉身離去 留下再次痛徹心肺的勇治

最終場景在智腦預定興建的巨大高塔的地基深處
使徒之王掙脫了人類的型態 完全甦醒了
面對祂壓倒性的強大 僅存的戰士們陷入了苦戰
巧也趕到現場 陣局更加混亂

這時畫面切換到頹然靠在殘牆上的勇治
他掙扎著 最後 像是作了最後決定般奮力爬了起來

再回到戰場 即使巧加入對王的戰鬥也沒讓情勢樂觀起來
終於巧與三原雙雙被打飛 連變身都解除了 痛苦地在地上掙扎著
這時遠處走來一個腳步蹣跚的身影 勇治帶著KAXIA的腰帶出現了!
勇治對巧說:"我不知道這樣作是對還是錯 答案就讓你來告訴我吧!"
巧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那還用說嗎?"
FAIZ! KAXIA! DELTA! 三個騎士終於齊聚一同戰鬥

三人一邊攻擊一邊牽制著王 最後還合力使出了三倍的騎士踢
使徒的王使力把三人打飛後 終於露出空隙
這時最早起身的勇治奮力攻去 卻被王的觸手刺穿了腹部 連腰帶都被破壞了
"木場~~~~~!!!!"巧用盡全身力氣大吼
王轉身想對巧進行攻擊 卻被勇治從背後死命地箝制著
用盡最後力氣的勇治 已無法維持自己人類與使徒的外形
就這麼在人與馬之間的型態變化著
身上開始燃燒著使徒將死前的幽藍色火焰
他對巧說道:"快啊~你要讓我白白犧牲嗎!?"

不容思考的餘地 巧只能使出最後也是最強的終極騎士踢
"啊啊啊啊啊啊~~~~~~~~"這一擊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是木場用命換來的啊!
整個地下空間滿溢著FAIZ發出失控的破壞紅光 任誰都睜不開眼睛
在轟然巨響中 踢穿使徒之王的那一瞬間
巧彷彿看見有個微笑 在藍色的微弱火光中 就此消散...

倒地不起的巧 模糊中只聽到遠處真理跟啟太郎的叫喚
腦海裡浮現了那張總讓他吃盡悶虧的笑臉 他口中喃喃地唸著
"連聲再見都沒有...木場...你到最後還是這麼狡猾啊..."
眼眶漸漸變熱 他就這麼昏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 大家回到平靜的生活
什麼人類啊使徒啊的都沒有人再去提起了

巧懶懶地睜開眼睛 躺在他身邊的是真理跟啟太郎
三人正在草坡上看著天空曬太陽
"阿巧~那你終於找到你的夢想了嗎?"
巧從指縫間看見太陽溫暖的光芒 其實他清楚的很
他已經從某個人那裡 繼承了一個未完成的夢想

"嗯~我似乎知道擁有夢想是怎麼一回事了呢~"

他說完若有所思地看著澄藍的天空
臉上卻露出了一個微笑

-------------------------------------------------Fin--------
終於寫完啦~!
我不想花心力去跟井上生氣
雖然沒有改很多 但結尾那邊已經算是同人文了喔~(笑)
覺得設定有問題也一定不是我的問題!(撇清)

555的文章到這邊就先告一段落
有什麼就再用補充的囉!

可能會再寫電影版吧?因為看了導演版後 居然覺得劇情有比較順
話說每年電影版為什麼都要把文戲部分剪得支離破碎的啊~XD
逼人買導演版嗎?

hoshi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