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各位遊客的溫馨小叮嚀~
本人目前活動集中於噗浪上 http://www.plurk.com/hoshiru Darren Criss情報與影集gLee相關資訊不斷更新中 還有一些其他雜七雜八的碎碎念 有興趣的朋友就在噗浪上相會吧 謝謝你們:)
這樣一直甜蜜下去可以嗎!?
壞人草加彷彿聽見了去死團的怒吼
開始負起折磨這對苦命小戀人的責任
要是沒有草加因為見不得人家好 這樣用力使壞的話
這段王道配對的交往過程會少了很多大風大浪
那就一點都不精采 也沒有苦盡甘來的美好了

所以~上啊!草加!!

開始前再補一篇清.新.健.康.的簡介
----------------------------------------------------------------
第31話
在雅人無恥的陷阱之下,好不容易恢復友誼的巧與勇治,又再度的陷入僵局。
但就算是這樣,巧和勇治心中還是希望能夠再次相信對方
也都對一再尋找著諒解對方的契機。
勇治託海堂傳話給巧,但認為自己脫胎換骨的海堂能好好的把話傳出去嗎?
----------------------------------------------------------------
這真的是寫給普通人看的官方稿嗎?(爆)
向來偏執地愛著真理的草加
無意間聽到真理跟巧兩人開心地談論勇治的事
對誰都不理不睬的巧居然對他頗有好評
更重要的是真理居然喜歡上勇治 他簡直氣瘋了

殘酷又冷血的他 不動聲色地游走巧與勇治之間
先是跟勇治建立起虛假的友情 又老是提醒巧自己施了多少恩惠給他
但畢竟巧跟勇治多少都知道他的本性 始終無法跟他親近
但草加知道他們以FAIZ跟使徒的身分互相憎恨著
不斷用言語離間兩人 想造成他們之間的嫌隙

後來兩人終於知道了彼此的真實身分 雖然造成了一時的決裂
但是對彼此仍有好感的兩人很快就化解了誤會
眼見手上握有的籌碼化為烏有 按耐不住心中怨恨的草加
決定付諸行動破壞兩人已無阻礙的情誼

"要是讓你們兩個交好的話 那就對我太不利了..."
(啊...草加你是午間劇的壞女人喔?)

他先在半路上偷襲乾巧搶走FAIZ組件 再變身成FAIZ去攻擊木場
趕到戰鬥現場的巧 只看見昏倒在地的木場與手持腰帶的草加
草加說是木場搶走腰帶 他只是幫他搶回來而已

這下誤會真的是搞大了 但打從心底仍不願相信對方會背叛自己
談感情一直很少女化的兩人這次請了活寶海堂跟啟太郎幫忙傳話
結果被亂傳成 勇治to巧-"會活不了喔!" 巧to勇治-"白痴!"
這下關係墬入谷底 兩人好一陣子都不再來往

之後真理遇到同為流星塾生的澤田 明知他已變成殺人不眨眼的使徒
但相信他本性善良的真理卻不斷給他機會 最後居然被打成重傷昏迷
巧也因為支持真理的決定 對沒有保護好她感到非常自責
憤怒的草加把錯全怪罪在巧的身上 傷心的巧只能默然承認
面對趕來探視真理的勇治 草加更是加油添醋講得像是巧傷害了真理一樣
好久不見的兩人卻在這種情況下在病房外對峙了起來

"真的是因為你...才讓園田小姐受到這種重傷嗎?"

"是我又怎樣?這跟只不過是使徒的你...根本就沒有關係吧!"

真讓人心痛~勇治根本就不想誤會你啊!
接著兩人來到無人的河岸邊開打 直到筋疲力盡雙雙倒地為止

但幾天後真理仍宣告不治 眾人傷心不已
在陽台吹風的勇治仍在思索 接到巧所打來的電話
手機另一端 卻是躲在醫院頂樓的巧傳來無聲的哭泣...
(這一幕好棒~也好糟糕~好棒~也好糟糕~xN)

巧約了勇治出來見面 雖然是說要把上次的決鬥做個了斷
但他自暴自棄地連變身也沒有 面對勇治的憤怒卻打不還手
勇治終於在啟太郎解釋下 了解到巧自責的真相

另一方面 草加透露智腦公司擁有的先進醫療技術能讓真理起死回生
但他卻反悔不願交出腰帶當作交換條件 於是巧獨自去見SB社長村上
村上社長開出條件 只要巧能打倒尚有貳心的澤田
就能頂替他加入LUCK CLOVER 才有機會救活真理

於是在眾人面前巧作出要親手打倒澤田的宣言
仰天發出一陣怒吼 在炫目的青藍火焰中
巧變化成一隻白銀的魔狼
從不談自己過去的巧 原來也是個原生使徒!
即使巧輕鬆戰勝 眾人仍呆立原地良久 各有各的心思

草加這雜碎馬上遷怒於勇治 認為是他跟巧串通好一起欺騙大家
勇治總算是認清草加的真面目 反指草加才是謊話說最多的人
而這時勇治最擔心的 正是巧今後該何去何從

過了幾天 巧帶著被救活的真理回到啟太郎的洗衣店
但是巧跟兩人之間的關係卻開始出現裂縫
加上草加惡意的中傷 巧還是選擇了獨自離開

關心巧的勇治找他出來見面
在勇治面前巧坦承了內心的軟弱 曾經變身過卻什麼也記不起來
覺得戰鬥至今 只是為了隱藏跟否認自己是個使徒的事實
說自己已經失去當騎士的資格 把FAIZ組件托付給勇治
還請求他要是有什麼萬一的話 一定要幫他自我了斷
勇治微笑著說"不會有那麼一天的.我對你有信心!"
"你一定恢復自信重新穿上這附腰帶的.在那之前我就先替你保管吧!"

但SB社為了讓巧徹底死心 故意拿出不完整的資料影帶
讓巧誤以為是自己曾在流星塾的同學會上大開殺戒
原來記不起來的回憶居然是他曾殺死過真理!這讓他驚恐不已

同時勇治也開始代替巧 負起當FAIZ的責任
在戰鬥結束後 LUCK CLOVER的冴子與琢磨卻帶著巧一起出現

"去打倒木場勇治吧!然後你就是我們的成員了!"

巧變成魔狼後 瘋狂地往勇治襲去
在真理的哭喊聲中 勇治與巧的戰鬥持續著
勇治卻覺得巧這樣悲憤的狂態似曾相識
"難道...你想故意死在我的手上..."

"你忘記跟我做好的約定嗎了?!"巧發出悲傷的怒吼

"你怎麼還不明白~你依然還是一個人類啊!
要我怎麼殺的了你?我下不了手的!"勇治堅定地說著

"嗚啊啊啊~~~"這份誠摯的心意讓巧崩潰了 被看穿的他只能狼狽地逃走

(這幕也是頂級讚的啦!巧注定贏不了勇治!啊~我不是說勇治弱攻很讚喔
是說這樣的交情真是讓人萌到頭皮發麻啊~) <-越抹越黑的發言...

巧不願跟智腦公司同流合污 但也無法回去洗衣店
雖然連見勇治的勇氣都沒有了
但孤單無助的他 怎麼還會有其他的辦法呢?

勇治苦尋不著巧的下落 接到一通無聲的電話
(拜託不要那麼愛玩這種文藝橋段好嗎?會萌死人的!)
"...是你嗎?無論如何我現在都想見你一面~"
勇治溫暖的關心 讓巧再也忍不住說出心中的軟弱
聽到巧無助的煩惱 勇治就飛奔似地趕去找他

但巧卻被草加半路攔截"聽說你想死是吧?" 他冷冷地說著
"我跟木場可不一樣...會讓你如願去死的!"
面對他毒怨的猛攻 虛弱的巧無力招架
就在草加準備使出最後一擊時 勇治出現救了巧(這是一定要的啦~!)
真理與啟太郎得知此事 都對草加的作為多有怨言
草加把巧講得一文不值
還發表人類只要變成使徒靈魂也會跟著墮落的言論
一旁的勇治則罕見地對草加顯露出充滿殺意的憤怒眼神
(這下樑子結大了 也算對草加最後的下場作了預告...)

為了安慰真理 勇治陪她去遊樂園散心
(這裡勇治實在是沒什麼形象 拉女生進鬼屋居然自己先逃出來~XD)
勇治看出真理故作開心並且開導她
但兩人遇上最強刺客北崎來襲 北崎變回龍型使徒攻擊勇治
勇治差點不敵北崎 但真理終於清晰記起流星塾慘案當夜的一切
真兇就是這隻龍型使徒 而那時巧所變成的魔狼其實是想救她

另一方面巧救了三原 卻被村上社長打成重傷
巧面對趕來現場的眾人 不顧自己的傷勢轉頭就逃走
最後被勇治發現昏倒在河邊 然後撿回家替他療傷(爆~XD)

巧穿著勇治的絲質睡衣 躺在勇治的大床上
使徒三人組一起看護著他 結花因為多了個"同伴"非常地開心
還問他要不要搬來一起住(結花好妹妹!Good job!勇治沒有白疼妳!)

真理來勇治家探望巧 告訴他事情的真相
看著依舊煩惱的他 還搬出勇治開導她自己的那一套
"像這樣會煩惱就是身為人類的證明啊~"真理覆頌著
"這是木場跟妳說的吧?" <--你自己很懂嘛~!!(指)
(真理Good job!這兩個女主角都是小天使嘛~!)
終於巧拾起FAIZ腰帶 決定以人類身分奮戰下去!

本來希望巧能多跟勇治同居一陣子的結果沒有
有點失望說 主臥室的床很大耶~!(不過一點隱私都沒有倒是真的~XD)
巧回去後勇治真的有落寞到!還被海堂虧"你又在擔心乾巧那小子喔?"
而且兩人已經練到有心電感應了?同一時間阿巧的電話打來
"嗯...有要換洗的衣服嗎?我可以算你免費喔!"
隔著電話兩人笑的多開心啊~

接著是短暫的快樂時光
洗衣店三人組(少了一個誰XD)+使徒三人組感情越來越融洽
這兩家還一起去遊樂園野餐 當四個小孩(?)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
巧跟勇治這兩個戶長(?)就並肩在一旁微笑的看著

午餐時刻 大家慶祝這份恢復融洽的情誼
真理"巧能回來真是太好了~!!"
勇治"我一直都相信乾君的喔~無論什麼難關你都一定能克服的!"
巧羞赧的笑著"我才沒有那麼了不起.跟你比起來還差的多呢~"
這時巧的腳被踢了一下 原來是也有跟著來在旁邊一直假睡的的草加
"這麼要好還真讓人羨慕啊~"事已至此 草加也只剩一張嘴酸人的功能(笑)

這樣一直甜蜜下去可以嗎!?
還有什麼殘酷的命運再等著他們呢?啊~看來要再多一篇了~XD
請期待這段悲戀裡掀起最大也是最終的波瀾!
(在講什麼啊~XD)
創作者介紹

星屑記憶 曉光迴廊

hoshi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lacksun88
  • 哇,这样也行?友情都可以变暧昧>< 我大概不能了解女粉丝的心态吧。。
  • 不好意思>/////<

    hoshiru 於 2010/03/19 19:53 回覆